pirce

钢琴和吉他

乔伊:

“阿离,本王在古时与你相遇一块有四五年了”
“那在现今呢?”
“已有一个春天一个夏天一个秋天一个冬天”
“本王四季都陪着阿离可好?”
“那是一年♥️”



my boys 出道周年快乐

【戬杰】来学游泳吧

-岬潼:

摄影师x小模特的一个延伸(*/ω\*)
大概是天台相遇那晚不久之后的故事
我怎么觉得这次不甜了呢´_>`
还要继续加油啊


“我相信你,才会把手给你啊。”




毕业前总是用那三个月的假期、计划好的旅行、想吃的好吃的、一觉睡到大天亮,来安慰被高考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自己,但好像毕业之后也不过如此。查杰如是想。
国内国外旅游已经去了,趁着七八月电影保护月前电影也看了好几场,X-box360已经玩到腻,之前答应卖身给盐盐帮她拍服装预览也完成了,还遇到个有趣的摄影师,考驾照这件事不能急,大学录取通知书也是要等。
好像真的没什么好做的了。查杰拉开了房间里的窗帘,退出了那个打了大半年的游戏,拎着手机靠坐在了飘窗上。刚刚下完一场雷阵雨,天还尚阴,玻璃上的水痕把窗外的世界切割成片段,放大又缩小,屋内的空调还在向外送着风,整个世界都是湿漉漉的。
手机放在了大腿上,一直在疯狂乱颤。


WeChat——
粽子:“@jet查 去健身不。”
盐盐:“诶诶诶查杰赶紧练身肌肉给姐拍个照,我要有肉感的。”
狗戢:“哟就他那小身板啊,练个三两年吧,拉个腹肌轮我都怕他折了。”
粽子:“呸,你去减减肥还差不多。”
盐盐:“啧,狗戢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多话啦?上次让你们帮我买的布料买了没?还有狗戢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套照片?没买今晚没饭吃啊!”
狗戢:“我要报警了盐盐你这叫压榨!”
粽子:“你说啥???外面在刮台风我听不清”
jet查:“去哪健身啊?出汗的不去”
粽子:“???不出汗你咋健身啊”
盐盐:“你傻呀可以去游泳啊”
jet查:“没空,我打游戏呢”
狗戢:“大好假期你就拿来打游戏???”
......


好像游泳还不错?查杰伸了个懒腰,决定去翻一下那个像乱葬岗一样的衣柜,找找不知道被塞到哪个角落里的泳裤。


雨下了一个星期,查杰也就在家里发霉了一个星期。等到天放晴了的时候,查杰悄悄地带上他的小泳裤出了门。
笑话,要是让狗戢他们知道了自己不会游泳,还指不定要笑到明年呢。
况且学会了游泳说不定上到大学还能撩个把妹子呢。


市区里的游泳馆太多人,查杰更偏爱回到自己的高中,那边的体育馆地下有一整层的室内游泳池。最近还开了个游泳训练班,查杰网上报了名,便出了门。
去到之前有多踌躇满志要学游泳,去到之后就有多怀疑人生。站在一堆半大孩子中间鹤立鸡群实在是窘迫,做好准备运动,坐在池边听完理论课,查杰逃命似的闪出了体育馆,进到更衣间准备换衣服,没想到迎面却撞上了一个没想到会遇见的人。


啊,是那天那个摄影师啊。


“诶查杰,你来这里游泳吗?”
“对的。我以前在这里上学。”
“这么巧啊,我也是。”
“鹅?”
“要一起游吗?”
“……可是我不会啊”
“我教你啊!保证你学会哈哈哈哈还不收你钱!划算吧!”
面对朱戬的邀请,查杰实在是有点难以抗拒。况且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抵住羞耻心站在一堆孩子里学游泳。
答应了又能怎么样呢?
也不吃亏啊。
“好吧。”


转身拉着查杰回了泳池,朱戬一边和查杰聊着以前学校的趣事,一边疯狂吐槽学校老师的反人类。查杰其实是有些怕水的,小时候学游泳父亲也是简单粗暴,直接把他丢下了泳池,呛了几口水后被看不过眼的救生员捞上了岸,查杰说什么也扒着池边不肯下水了,导致他现在看见水就四肢僵硬,像只企鹅一样站在岸边。他实在是应该感谢朱戬一直拉着他闲扯的,真奇怪,好像听着那个人回忆过去就不紧张了。
明明才刚刚高考完却像是已经走过了一辈子。


绕到了另外一个给校外人员准备的游泳池,朱戬慢慢下了水,站在池子里伸出了手。
体育馆顶的射灯打在水面上,破碎的光溢裂成无数片,像是一把把尖刀漂浮着。查杰站在岸边,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。
“来,下来吧。”
查杰慢慢蹲下了身子,挪到了岸边,握紧了那只手。
“别怕啊,这里不深,”朱戬站在池子里笑着,“信我,我在这呢,我会接住你的。”
查杰闭了闭眼,伸脚探了探水,跳了下去。
“扑通”一声。
连着手的血脉也连着心,顺顺当当地也扑通一声。


刚开始两天是感受水,还有学着闭气和划手,以及趴在岸边学踢腿。过几天是学着踩水。不得不说朱戬教游泳还是有一套的,查杰曾经问过为什么朱戬这么熟练,是不是以前教过别人,朱戬只是笑笑,岔开了话题没有回答。
教别人和教你总归是不一样的。
等到查杰踢腿踢出个样子来了,朱戬便拉着他的手来到了泳道的起点处。
“现在差不多了,查杰你试着往前游一下。记得我说的怎么换气吧?我就跟你前面,你要游不动了伸手就能碰到我。”
“哦。”
“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
朱戬捏了捏查杰的手,促狭一笑。
死就死吧。他...应该会接住我的吧。
查杰一个猛扎进水,往前扑腾着。


说到底还是怕水的人第一次尝试总是惨烈的。太过于紧张,查杰也就忘了怎么换气,撑不住了想要伸手时,朱戬却误以为查杰还冷再往前游,又往后退了退,微妙地维持着一只手臂远的距离。等到两步远外的朱戬意识到之后一把将查杰捞起,查杰还是呛了几口水,咳得一阵惊天动地。朱戬站在水里一阵手足无措,只能帮忙拍着背顺气。
等到缓过来了,查杰低着头,脱下泳镜任由它飘在水上,揉了揉发红的眼睛。


“好点了吗?”


不好。


“唔。”


其实还是有点难受。


“还继续吗?要不要缓一下?”


我不想继续了我真的怕。


“不用不用。”


本来就只是见过一面,答应来一起游泳已是意外,还好心教自己学游泳,怎么好意思让别人等着呢。


“那就继续吧?”


我不想继续了。


“你...可不可以...不要站那么远,我...”


我害怕。


一直在四处张望着想要找一条没太多人的泳道的朱戬闻言转过了头,什么也不说就把查杰抱了个满怀。怀里的人腰肢纤细,还在长的身子像是刚抽条的柳枝,细瘦得让人心疼。四肢还是僵硬的,满满是惊慌失措的颤抖。
朱戬没来由一阵心疼。


“相信我,我就在你前面呢。”
用力抱了抱查杰的肩膀,朱戬软下了声。
查杰头顶抵在朱戬的锁骨上,沉闷地“唔”了一声。


“好。”


接下来游的几趟虽然还是磕磕绊绊,但总体来说还是顺利。朱戬总是能在查杰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握住他伸出的手,抱着他趴在浮标上。
等到游累了,查杰上了岸,站在岸边拿着放在凳子上的浴巾擦着头发。
隔着浴巾,查杰看到被遮挡得只剩一小块地面上出现了一双脚。头上的浴巾不知何时被人接过了手,仔细擦着。
一片稀碎摩擦声中,查杰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在说话。
“对不起,是我太心急了。”
查杰扯了扯盖在头上的毛巾,露出了鼻子和嘴。紧接着,朱戬莫名认真地把查杰头顶的浴巾摘了下来。
查杰没来由地想起了结婚时,新郎把新娘的头纱掀起。
下一步是亲吻还是交换戒指来着?
看着那双认真中带着愧疚的温柔双眼,查杰忍不住笑了笑。
想到哪里去了啊。


“那明天还来吗?”
“当然。”


在最害怕的地方能把手给你,大概是我能给出的最高级别信任了。
你可要收好了啊。别让我失望。